Wednesday, May 9, 2012

蒸蛋

喜欢吃蒸蛋的我,像妈妈偷师了无数次,总是失败收场。但我告诉过自己,要和妈一样屡败屡战,直到成功为止。

今早,我成功了。那份喜悦,可非笔墨可形容。第一时间把照片拍下,要二姐给妈看。也许对有些人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,但我容易满足,一碗成功的蒸蛋就能让我开心老半天,所以在此分享我的喜悦,然后慢慢享受我的战利品,哈哈。。。

蒸蛋,我成功了!!

Monday, May 7, 2012

好想

朋友在面子书上放了一张好美的月亮照片,我奔到屋外看,真的很美。

突然好想离开这里,去海边看海,听海浪的声音,躺在沙滩上,呆呆的望着天上的月亮,就这样度过一个晚上。好久没有这样做了。曾经在热浪岛和朋友们一起看星星,等流星许愿,看谁先看到就由谁来许愿。但流星来得太快去得更快,总在我们“哇”的一声后就消失了,根本没有机会把心里的愿望说出来。虽然并不是认真地相信,但有幻想总是好的。

海岛上的星空特别美丽,星星在黑暗的夜空下显得更亮更多,数也数不清。难免会想在那遥远的地方,是不是也有人和我一样在欣赏这美丽的星空呢?也许吧?

只有在人少的地方,才能看到最多星星。也许星星也会怕羞,所以人太多它们都躲起来了。只有在山上,海岛和人烟少的地方才能看到那数之不尽的小星星,一闪一闪的,好像在对着我眨眼,好美。曾经在澳洲甚至可以看到银河系,而我总是久久不愿把视线移开,深怕再抬起头看到的不再一样。

现在人在都市,到处都是灯,想看见满天星的夜空,很难。什么时候我才可以重新回到天天看海,看星的日子?好期待。。。真的好期待。




多愁善感?

我最近很容易流泪,刚才在苏丹街唱国歌时有种无力感,眼眶竟然有泪水。

是不是变得有点多愁善感??多愁善感到底是什么?在网上找了这成语的意思,常发愁,易伤感。常形容人感情脆弱”。前面两句说得挺对,可感情脆弱我倒不觉得。


最近是比较容易伤心,看见净选盟出席者遭到警方暴力对待,实在很难让人不伤心。为什么我们的国家演变成这样?仰或是我后知后觉?真的好悲哀。为什么当权者做得越久就越霸道,良心全无?为什么人民这么害怕改变?为什么本来应该保护人民的警察却变成打人的警察?好多为什么,但没有答案。

Sunday, May 6, 2012

先入为主

先入为主,这是人之常情。但多数时候这样会导致你失去了真正认识一个人的机会,因为你已经先给他上了标签。譬如,他用名牌车,就是爱慕虚荣;他家境好,肯定目中无人;他懂得享受生活,一定是不负责任的人等等标签。

会这样说,原自于有一次朋友听到我要去参加和平集会后说出的一句话。他说:“没想到你会关心,我以为你和XX一样对国事没兴趣”。原来朋友早已把我想成一位只爱旅游享受,对国事漠不关心的人。其实他会这样想也不完全没道理,我流连在国外多年,对国事知道的真的很少,近期要严重恶补,才也知道皮毛。不是不关心,而是没有去关心,这两句听起来很像,其实就那么一点差别,但两者都不是一个国民该有的态度。

但是这一次不是在谈关不关心国事,重点是这样的对话却让我想了很久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原来我给朋友的印象是这样的。这一次却也让我学会了一件事, 我发现“以为”这两个字虽然不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但却可能因此引起没必要的误会。我开始时时叮嘱自己不要先入为主,要给自己和对方真正去认识彼此的机会, 不可以单凭自己的想象力,就给别人上标签。这对自己和对方都不公平。

活到老,学到老。在每个人身上我们都能学到一些东西,不管是正面或反面的教材,你总能从中获益,只要你愿意。

Saturday, May 5, 2012

现在的心情就只有“烦”这字形容得最贴切。

我在想马来西亚的未来,最近很难不去想。再加上今天一口气看完了朋友送我的书-“铁窗首长”,发现自己知道得真得太少,能做的更少,无奈,真烦。

可恶的政府真的开始拆苏丹街,所以明天我要去支持“捍卫苏丹街”的活动,可是不知道我们的坚持是否能改变结局,可是又不能不去试,好生气,很烦。

还有另外一件事,不关其他人,就我自己找麻烦,现在要尝试忘记,不容易,好烦。

烦归烦,现在有点睏,还是先睡觉,明天再说吧。。

Friday, May 4, 2012

生气

真的好生气,好想好想打人出气(没有啦,不是真的打人啦,我又不是警察,哪有乱打人的?),打沙包也是可以,或者把门用力一关,或者把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,或者大吼一声,也许可消消心中的怒气。可是我现在人在购物中心,无法发泄,只好用想象力,想像自己现在身在海边,对着大海大吼。

生气时想起多年前看过“莫生气”这段话。其中印象深刻的有“人家气我我不气,我若气时中他计”。可是这关乎国事,我真能不生气吗??政府开始拆苏丹街了,完全不理人民的反抗,我们的声音,他们装作听不见,太可恶了。可我们除了现身反对之外,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呆呆地让神手继续破坏?改写历史他们做了不少,现在又来摧毁历史,真的无药可救的政府,真的不能要的政府。

继续反抗在所难免,但真的没有其他事可以做吗?好无奈。。

Wednesday, May 2, 2012

病了

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生病。最讨厌生病了,也许你会说没有一个人爱生病,可是我还是要说, 就当发发牢骚吧。

前几天开始发现身体开始发热,拼命喝水,又褒了两次薏米消暑,但都不管用。前天半夜醒来开始咳嗽,接下来是喉咙痛,声音开始沙哑,再加上不晓得什么时候弄伤的背,导致呼吸有点儿困难,好辛苦!好像一直睡着直到好起来为止。

开始希望有人关心,多么希望现在是住在家里有妈妈煮好吃的,那种感觉多么幸福啊。今天自己蒸了鸡蛋,虽不算失败,但就没妈妈蒸的好吃,也许一半是心理作用吧。

请病魔快快离我而去吧。。。








Great place to be

Great place to be
If only I can wake up to this view everyday.